当前位置: > 招生资讯 > 成人教育

北京“咽喉”多往事:守关护京畿而今“护关”守文脉

来源: 网络整理 日期:2022-09-23 14:08 阅读:

 

紫荆关位于太行八陉之蒲阴陉东口,扼守蒙古高原经大同通往北京的要道。在北京作为金中都到明清京师的几百年里,这里都是它的重要屏障,一旦有失,天震地骇

紫荆关长城以明代遗存为主,关城内已无古建筑,当年官兵的戍守生涯也了无痕迹。本世纪以来,长城保护和修复是紫荆关的主要课题。从前紫荆关的存在是为了保卫疆土,而今需要保卫的是它本身

首发:1月7日《新华每日电讯》草地周刊

图/文:本报记者王文华

“河山带砺”紫荆关,北京“咽喉”多往事

从前守关护京畿,而今“护关”守文脉

紫荆关曾被看作北京的“咽喉”。

它位于太行八陉之蒲阴陉东口,扼守蒙古高原经大同通往北京的要道。在北京作为金中都到明清京师的几百年里,这里都是它的重要屏障,一旦有失,天震地骇。

1213年,成吉思汗在居庸关外击败金军,居庸难克改袭紫荆,兵困中都。1449年土木之变后,瓦剌部裹挟明英宗攻陷紫荆关,九门外成战场。1644年,李自成攻居庸关不克,改入紫荆关,进占京城。由此,古人有个认识:对于北京而言,居庸关是背,紫荆关是喉。

紫荆关关城距京150多公里,现属河北省保定市易县。当年明英宗从关城走了三天到德胜门外,而今走高速到北京西三环只需两小时。易县是北京周边旅游热点,但游人多去清西陵、狼牙山等,紫荆关门前冷落。

紫荆关关城南门城墙。

“咽喉”已成深深的往事。

紫荆之名始见于宋,说是岭上多紫荆,花开漫山遍野。关临拒马河,原名巨马,说是其水流壮阔,势如巨马奔腾。紫荆生生不息,拒马奔流未已,拥花临水,紫荆关一直在,只是几经沧桑。关城在241省道旁,下车即到,无售票处。易县副县长刘永田曾在紫荆关镇任职多年,他说,近些年紫荆关进行了多次修缮,名关风采有所恢复,但还不是景区。

走访紫荆关时,气朗风清,在开着鲜花的关墙边,看到松鼠出没。

河横拒马成天堑

紫荆关北门是朝东开,关北正对拒马河。

北门保存较好,两重门额清晰可辨,上题“河山带砺”,下题“紫荆关”,落款“万历丁亥年夏”“聊城傅光宅书”。

紫荆关关城北门。

“万历丁亥年”即万历十五年(1587年),黄仁宇《万历十五年》中写道,戚继光在这年腊月去世,“三个月以前,戚继光的名字最后一次在御前提出,一位监察御史上疏建议起用这位已被罢免的将领。这一建议使皇帝深感不悦,建议者被罚俸三月,以示薄惩”。这位御史是傅光宅。

那时戚继光离开镇守16年的长城已4年,平静已久的北疆烽烟又起,戚继光的作用满朝皆知,但除傅光宅外无人提及,因为大家知道皇帝不满戚继光曾和张居正走得太近。傅光宅任监察御史刚两年,上年因直言进谏得到皇帝嘉许,但这次没能促成戚继光重返长城。之后傅光宅在西南边陲建功立业,紫荆关刻下了他对北方长城的愿景。

“河山带砺”出自《史记》,“使河如带,泰山若砺,国以永宁,爰及苗裔”。大致意思是即使黄河细小如带,泰山平如磨石,也会永远国泰民安,恩泽延及后代。在紫荆关,河是拒马河,山是太行山,套用也合适。有人将之理解为河如带环绕着山,属望文生义,不过也算见景生情,不是原词意,倒反映现实状况。

紫荆关在明代与居庸关、倒马关并称内三关,建在紫荆岭上,周围有万仞山、黄土岭等,拒马河环绕关城。过河向西经涞源(旧称广昌)通向大同是飞狐道,这道在涞源以东分开,经紫荆关称蒲阴陉,经倒马关称飞狐陉,自古都是兵家相争之地。倒马关一带长城考古发现认为,此处始建时间可追溯到战国时期的中山长城。紫荆关目前发现最早长城为南天门西侧150米处一段夯土墙体,有说是战国时所建,尚无权威认定。

紫荆关关城北门拒马河。

蒲阴陉和飞狐陉主要是沿拒马河和唐河河谷穿越太行山。拒马河今属海河大清河水系,源于涞源,过紫荆关后经北京西南方向,有野三坡、十渡等风景,到雄安附近入大清河。北魏郦道元《水经注》中,拒马河称“巨马水”,紫荆关称子庄关。巨马改称拒马,说是因晋代刘琨依河阻石勒骑兵,有介绍紫荆关的文章称,这一仗发生在关前河上。

紫荆关史上烽火绵绵,但刘琨与石勒应未曾在此交兵。西晋末年匈奴、羯等族兴起,天下大乱,石勒属羯族,拥兵称帝,史称后赵。刘琨曾和祖逖一起闻鸡起舞,后雄踞晋阳(今山西太原)十年,是西晋王朝最后的支柱之一。

316年,石勒出兵击败刘琨,刘琨从晋阳经飞狐道奔幽州(今北京)投段匹磾,应经过紫荆关,但史上未记载石勒追击,只说其派部属孔苌讨伐代郡(今河北蔚县一带)的刘琨大将箕澹。石勒当时已定都襄国(今河北邢台),前后两次讨平幽州都是从襄国北上,经今京港澳高速一线,这里是便捷的太行山东麓大道,犯不着翻山越岭去走蒲阴陉。

刘琨投段匹磾后被安置到安次(今河北廊坊)附近,这在当时属段匹磾与石勒对峙的前线,有拒马河支流,刘琨依河对抗石勒。《水经注》中记载:“沟自安次西北,东迳常道城东,安次县故城西,晋司空刘琨所守,以拒石勒也。”沟指滹沱河枯沟,那时汇入拒马河,这一带河道古来变动不定,现在已属永定河水系,大约是在北京新机场附近。

刘琨和石勒在紫荆关打过仗,研究者常引用两个材料,一是旧《涞水县志》记载:“晋刘琨守此以拒石勒。”二是明代李卞的诗:“石勒长驱铁骑过,刘琨曾此枕兵戈。要令鼙鼓归青社,肯许轮蹄度碧波。”李卞诗名《拒马河》,原就不一定是指紫荆关这一段。旧《涞水县志》应是引《水经注》语,《水经注》所述拒马河不是指涞水附近的河段。

紫荆关可与居庸关并称是金以后的事,不少介绍资料将紫荆关“身世”说得和居庸关相近,依据并不充分。居庸关是《吕氏春秋》中所说“天下九塞”之“居庸”没有异议,紫荆关是九塞中的“荆阮”却难确定。东汉高诱注《吕氏春秋》时,明确说“荆阮”在楚,高诱是距紫荆关不远的涿州人,当时应无“荆阮”是紫荆关的说法。

许多介绍说汉代五阮关即紫荆关,还称名将马援曾在此设伏大败乌桓,乌桓从此不敢南下,这也非定论。《后汉书·乌桓鲜卑列传》记载,建武二十一年(45年)马援率三千骑兵出五阮关攻打上谷塞外白山的乌桓部,乌桓闻讯而走,有注称五阮关在代郡。同书《马援列传》中说马援出高柳(今山西阳高),经雁门、代、上谷的障塞,无功而返。紫荆关一带东汉属中山国,不在上述三郡之列。上谷塞外白山在今张家口沽源,有说五阮关在今宣化西南,从地理上看,从那去沽源比较合理。说五阮关即紫荆关一个重要依据,是清顾祖禹《读史方舆纪要》中有此说,但他只说“或曰”,并未肯定。

“河横拒马成天堑,孔溅飞狐表地阛。一带戍垣危绝处,频闻野鸟语闲闲。”这说的拒马河确是指紫荆关外的这段了,诗作者黄可润,清乾隆时期曾任易州知州,之前在刘琨家乡无极当过县令,那时刘琨已去世1400多年。

1153年,金朝皇帝海陵王完颜亮正式建都北京,史称金中都。作为京畿要道关口,紫荆关走到历史聚光灯下。

铁马西风下范阳

紫荆关可称“戍垣危绝处”,但作为防西北方向的关口,北面以拒马河为堑,地势却较平坦,危绝处在南门。

南门有三道,第一道在今坡下村的山谷中,今尚存遗址,过第一道门向北山势陡峭,有古道称十八盘,全长约十公里,盘旋向上。到山顶是二道门,也称南天门,原有石匾横书“畿南第一雄关”,今匾与门俱无。

紫荆关关城南门。

南天门之后是第三道门,此门经过维修,雄姿犹存,虽名南门却朝西开,门额上题“荆塞金城”,落款上写“万历十七年紫荆关后备按察使刘秉星”等字样,一侧有水门,均可通行。水门朝南,顶上原有门楼,今可见基石。站在基石处四望,山峦起伏,城墙逶迤,气象恢宏。进入这道门后,才算进入了关城。

南门虽险,要防的却是平缓的北门。时下寻访,最方便是下高速走省道,拒马河紫荆关桥边即是北门,桥高于河面,路高于北门。出国道下坡才能到关墙下,沿墙西行先路过朝北的水门,前些年水门还可通行,现已淤塞,2012年“7·21”洪水所致,这和地势低不无关系。

挖教案网
高效英语作文网
实用书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