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 > 最新故事 > 校园故事

黑豹乐队《爱的箴言》:秦勇父爱延续“外表冷漠、激昂”的气质

来源: 网络整理 日期:2022-09-23 10:07 阅读:

 

秦勇延续了黑豹“外表冷漠、内里激昂”的气质,这是在窦唯时期就种下的基因。

乐评人李皖敏锐地洞察到,“那是一种远超于中国城市当时发展阶段的孤独,像纽约和伦敦的孤独。当大部分中国人还无法在生活中体验它时,它的寒气却已从窦唯的长啸中呜呜杀出,深入骨髓。”

在黑豹历任10位主唱中,秦勇从1994唱到2005,是跟随乐队时间最久的,他也和黑豹一起取得了新的突破。2005年,因为父亲去世、儿子患病,他离开了乐队。

2014年,秦勇再次出现在电视节目的舞台上,为智力障碍的儿子演唱原创作品《一起长大》,引致观众和评委纷纷落泪。他用父爱延续着“爱的箴言”。

0 4

爱的箴言 - 黑豹乐队

《爱的箴言》由罗大佑作曲,在80年代,不知道抚慰了多少寂寞的青少年。

我将春天付给了你

将冬天留给了我自己

爱是没有人能了解的东西

爱是永恒的旋律

邓丽君的绝大部分歌,都传达了对爱情的向往和忠诚,让人相信,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,就是我们的唯一,命中注定,不可更改。

这首歌有很多翻唱版本,单百度百科就标注了11首。

最早的版本,和《爱人》一样,也是日语版。

0 5

在水一方 - 轮回乐队
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

《诗经·蒹葭》里的这句,光是念出来就很好听。绿草与河水营造的翩翩美景,给人完整的视听体验,一下子沦陷到“我”与心上人的距离感中。

1975年,琼瑶重新作词,林家庆作曲,为电影《在水一方》创作同名主题曲。

1980年,邓丽君推出自己的演绎版本和同名专辑,歌迷称这是她唱功最好的一张专辑。

轮回乐队演绎时,加入了很有朦胧诗风格的念白。

太久了

在冰冷的高处

独自飞翔

而此时

绿蜘蛛的血已凝成了记忆

发酵过的女人啊

你那春天般的骨头被蓄意偷换

只留下冬天在你内部扎根

最善意的恶

念白第一段配吉他,第二段加入大提琴,哀伤和沉重的意味更浓了。几个男人对追逐“伊人”的表达,多了些面对重重障碍的努力和挣扎。

逆流,顺流,难以靠近,可望不可即,更加痛苦。

最后以鼓声为结,像蹒跚追寻的脚步声,又像无奈的叹息声。

轮回乐队成立于1991年,玩重金属摇滚,成员均为音乐科班出生,这在乐队文化里比较少见。

0 6酒醉的探戈 - 轮回乐队

轮回乐队创造东方“新写意音乐”的目标,在另一首翻唱作品《酒醉的探戈》前奏中尤为凸显。

开场很神秘,带我们走进一片幽暗的树林。

原唱中的女人在灯红酒绿处黯然神伤,而翻唱版本的男人好像一个人躲在没人的角落呐喊和发泄。

乐夏里,我们常常看到“猛男落泪”,号称要反抗世界的摇滚明星一动感情,眼泪哗哗哗,屏幕前的观众也跟着一起泪流满面。真情流露,一点都不假模假样。

主唱吴彤在此曲中也有这种力量,他沙哑而又富有穿透力的嗓音,唱出了男性在爱中的寂寞与沉醉。

吴彤生于民乐世家,擅长吹笙。2004年,因和乐队音乐理念产生分歧,双方终止合作。

0 7独上西楼 - 唐朝

《独上西楼》,歌词来自1000多年前的南唐后主李煜,谱曲者是导演兼音乐家刘家昌。

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

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

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

别是(有)一般滋味在心头。

邓丽君版本,编曲没有前奏邓丽君哪年死的,开口人声直接唱,孤单寂寥的氛围直指人心,宋词原作的魅力被奇迹般地重现。

说起来,邓丽君也是我个人觉得演绎宋词的最佳人选,她的唱法哀而不伤、甜而不腻,婉转至极,动人至极。

重新演绎真的不容易。

彼时的唐朝乐队和他们的乐迷,是敢于高声谈论宏大理想的最后一批人,他们说要梦回唐朝,要圆山河故梦,要英特纳雄耐尔,要做天空和太阳之间的飞行鸟……

赵年的鼓打出战火亡国时的人心惶惶,刘义军的吉他勾勒出时代的苍凉,加上丁武高亢悲恸的声音,躁动之后又是一番冷寂……

如果说邓丽君版《独上西楼》是李煜的内心深处,那唐朝乐队的翻唱版本就是一个个体与纷乱时代的全景。

唐朝乐队是中国摇滚乐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文化符号,用西方的音乐语言描绘东方的时代感与盛世景象,不拘泥于形式的限制,为听众诠释金属质地的古典美。

0 8

再见!我的爱人 - 臧天朔

《再见!我的爱人》是邓丽君很多次演唱会的压轴曲目,每次唱几乎都会泪流满面。人们说,这是因为她想起因心脏病去世的初恋。

我会永远永远爱你在心里

希望你不要把我忘记

翻唱版本由臧天朔和他的乐队完成,一个摇滚爵士混合的改编。

深沉委婉的萨克斯与灵巧的钢琴声像一对爱人的对话,寥寥几笔,让我们看到舞池中央最后的情人共舞,他们比原唱中的表情更决绝,舞姿热烈到可以用惨烈来形容。

舞池的暗处,是一位唱着告别曲,撕心裂肺的大叔。

0 9

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- 臧天朔

臧天朔和乐队翻唱的《路边的野花不要采》,由马来西亚音乐人李俊雄于1972年创作。

俏皮诙谐的曲子,扑面而来的土味儿,配上邓丽君温柔可爱的演绎,当年整个华人世界都爱上了它。

臧天朔和乐队的版本呢,更像是90年代男生宿舍的一场狂欢自high。

年少气盛,夏日夜里光着膀子,没什么爱情经验又在争相谈论“野花”,吹牛,乱开玩笑,称兄道弟,不畏将来,一个个自信心爆棚……

臧天朔自己传唱度最高的经典作品《朋友》,就没有这么欢乐了。表面潇洒、内心惆怅,长大以后,曾经的肝胆相照成了天各一方。

朋友啊朋友

你可曾记起了我

如果你有新的

你有新的彼岸

请你离开我离开我

70后唱着《朋友》变老,80后听着《朋友》长大,90后不再谈论《朋友》。

2018年,54岁的臧天朔因肝癌去世,好友们送行时,说他一生“仗义”。

介绍作品和乐队时,我们打乱了原专辑的顺序。

现在,听完所有歌再看一遍本来的顺序,竟像是摇滚明星们唱给歌后邓丽君的一封美妙情书。

《在水一方》:遥望佳人,可望不可即

《船歌》:水上相逢,心花怒放

《再见!我的爱人》:不忍分别,不忍离去

《酒醉的探戈》:没有你,日子怎么过?

《爱的箴言》:你是我的唯一,确定无疑

《路边的野花不要采》:要专一,别花心

《独上西楼》:情到深处,难忍分离

《甜蜜蜜》:爱到浓时,甜蜜蜜

《爱人》:你的真情,温暖我的寂寥人生

《夜色》:你邓丽君哪年死的,永远是夜空中最亮的星

时代在前进,当代年轻人听邓丽君的歌已不可能会有那么大的反应。

这不是坏事。

禁忌效应的消除,有助于我们回到歌曲、旋律本身,欣赏、体味更加本质的美。

邓丽君最热的时候早已过去,但真正美好的事物一定会一直流传,相信很多年以后,依然会是:

“只要有华人的地方,就有邓丽君。”

挖教案网
高效英语作文网
实用书通